天主教臺灣總修院
哲學部

學科:小組合作研究
教授:鍾安住神父
類別:期末考報告

培根哲學思想∼知識就是力量

學生:謝慧能修士 ★ 宋津翰修士★ 蕭秉容修士
年級:哲學一年級
日期:民國九十一年六月八日

《目 錄》
前 言
第一章 知識的力量
 第一節 知識在科學的應用
 第二節 知識在社會的應用
第二章 知識的價值
 第一節 科學學的前驅
 第二節 知識的價值發展
第三章 知識的弊端
 第一節 知識的三種誕妄
 第二節 知識的種種時弊
第四章 知識與德行、幸福 
 第一節 用學識推動創新思維
 第二節 倫理思想與道德教育
結  論
參考書目


前 言

  十七世紀是人類文明的轉捩點,在此期間世界出現了英國哲學家佛蘭西斯培根。提倡『知識就是力量』的學說,留給世人智慧的明燈,奠立了深厚的根基。培根對於知識的觀點及獨到一面的見解及能勇於打破傳統,在面對當時宗教-教會權威及教條式的思想;學術-亞里斯多德的哲學思想,數千年一直被奉為金科玉律以及科學-墨守成規,不求甚解的因循方式而以實驗為主1。尤以在其時代背景,培根斷然發出『知識就是力量』的吶喊,才使得學術價值的思想為人類科學進步奠定了重要的基礎。同時培根也成為十六世紀精神的代表。在期間培根也不只空談、同時他也致力研究知識對於人生問題、人性修養、信仰及命運等等。也足以證明培根『知識的力量』的印證。
  人的知識是從無到有、由少積多的。英國哲學家培根說:『知識就是力量』在當時的環境下鼓舞人們的希望,激發了人們冒險改造變革求新的精神,他們所追求的是知識上的真,道德上的善與體態上及精神上的美,『知識就是力量』的種子也就深深的播種在人們的心中。最主要的貢獻在提倡科學,改革科學觀念和方法,他的思想可說是時代需要的產物,也是一種傳統權威的反動,因此我們的研究範圍,主要注重在培根的知識論點與歸納方法做研究整理,最後我們針對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的得失利弊及知識在德行與幸福做一番總合的評鑑。認為人類運用自然知識,必須根據仁慈與博愛,知識是人類一切美德的根源與最高準則。

第一章 知識的力量

  培根生於十六世紀後半葉、十七世紀前期,這一段時期可說是近代科學文明與中古時期的分界線。在宗教方面,受到當時教會權威及教條式的思想控制著,使人的理性受到限制,無法抬頭;在哲學方面,亞里斯多德的思想,數千年來一直被奉為金科玉律,在此同時也受到打擊;在科學方面,也一反以前墨守成規、不求甚解的因循方法,而以實驗為主。培根就是十六世紀精神的代表,他代表著那個時代的愛國主義,不辭勞苦的科學探討的精神。為此,在面對這蒙昧主義時,培根斷然發出了『知識就是力量』的吶喊,走向另一個新局面,象徵知識與力量合一,一種權力的象徵,也是說『知識』是統治自然萬物的唯一利器2 。這是培根關於科學知識的核心思想,培根也著重以下幾個方面論述知識是一種巨大的力量。這種提倡學識價值的思想,為人類科學進步奠定了重要的思想基礎。
 
第一節 知識在科學的應用
  
  培根的科學觀中另一個重要思想是關於科學分類的學說。在培根之前,一直延用的是亞里士多德對科學的分類,即把科學分為理論哲學實踐哲學和創造哲學理論哲學是關於純認識的科學,包括形而上學、數學和物理學等;實踐哲學是關於人們行為規範的科學,包括政治學、經濟學和倫理學;創造哲學是研究如何給人尋求利益和快樂的科學,包括技藝、文學、藝術、美學等3 。這是歷史上最早的科學分類學說,但是這種分類割裂了科學的內在聯繫。
  基於科學是一個統一的知識體系的思想。他認為應該依據人類精神能力來劃分科學。人類精神能力分為記憶、想像、理性三種,科學也可以相應地分為歷史、詩歌和哲學三大領域。
  依據自己的科學分類原則,也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知識體系的結構。哲學是培根最關心的一門科學,他認為從事哲學研究,人類理性或深入神蘊,或觀察自然,或反省自身,因此可以根據理性研討的方向也把哲學劃分為三種。自然神學、自然哲學和人類哲學。由於這三種哲學都產生於一個共同的根源,而且它們還共有一些觀察材料和公理,所以必須有一種更普遍、更根本的第一哲學,作為一切科學的「公共祖父」 4。在培根那堙A第一哲學是指研究作為一切論證出發點的公理的科學。如幾何學和邏輯學的公理就是第一哲學所要探討的問題。
  培根認為,自然神學是關於上帝的學問,但這種知識不是來自神的啟示,而是來自對自然的感性觀察和理性思考。他認為通過觀察和思考得到的知識不能證明關於信仰的真理,因此,自然神學不足以建立宗教,不能使人達到信仰。它只提供關於自然的信息,用以駁斥無神論。信仰問題應該交給「啟示神學」。自然哲學分為理論和實踐兩部分。理論部份即「觀察的自然科學」,是研究原因的;實踐部分即「致用的自然技術」,是產生結果的。理論部分又分為物理學和形而上學。物理學研究事物的易變相對的原因;而形而上學則研究事物的固定不變絕對的原因。而實踐部分又可根據理論來源不同分兩部分:來自物理學的機械學和來自形而上學的幻術。人類哲學也分為兩部,即關於人類個體的和關於人類群體的。前者研究人的肉體和心理以及它們之間的關係,包括醫學、美容術、運動學和行樂藝術等四個方面的科學。後者又稱為政治哲學,是研究人類群體的社會政治行為的,它可根據社交、處事和政治三方面,而劃分為「行為的智術」、「處事的智術」和「國政的智術」5
  培根還提出了促進科學繁榮的具體措施和方法。其中主要有:(一)建築學術的處所。如圖書館、動植物園、實驗室等。(二)印行學術的書籍。培根說,如同天上的甘露、地下的泉水要匯集在水池中才能保存一樣,科學知識也要在書籍或學院內匯集起來,才不至於消散湮沒。(三)提高學者的待遇。培根提出,學者有了安適的生活狀況、豐厚的生活費用,才能竭其精力,盡其一生,專心從事學術的探討和學術的培植6
  培根科學觀中許多見解,如知識與力量合一、重視學者、強調學術自由等,至今仍有啟迪意義。

第二節 知識在社會的應用
   
  培根認為知識是社會改革的力量。一個社會的文明的進步,發展皆是建基於知識,倘若沒有了知識便談不上什麼社會進步了。因為知識通過發明創造、技術的改革,間接地對社會的發展起了相當大的作用。為此培根在《新工具》裡明確指出,野蠻人、文明人的分別是以對知識的掌握、運用的程度為標誌的 7。顯然,培根把知識看作人類文明的基本要素和社會發展的基本標誌。為此,知識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特別強調了知識在國家社會中治理的價值,對於社會的進步也有不可否定的意義價值。
  首先,培根認為知識是完善人性的重要手段。知識在人性中具有無上權威,因為知識指揮著人的理性、信仰和理解,而理性、信仰、理解正是人心的最高作用。知識使人意識到自己的尊嚴、使命和職責以及自身展現出各種人性的表現並使之合理。知識也使人增廣見聞、避免庸俗,還能改善自己的性格,趨於完善。另外,知識更使人認識自己、考察自己、自我負責也能不斷的激勵自己向上邁進。正如中國至聖先師孔子所言:「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論語:里仁第四》,正是因為有了知識所能做出的行動。總之,培根認為知識能塑造人的性格及人性的缺陷,沒有一種是不能由知識來補救的,為此,只有知識才可以在人心中建立起真正的王位。
  培根對自己關於知識作為一種力量,抱持著一種強烈的信念並懷著樂觀的態度,堅信知識能為人類帶來福祉、帶來幸福。以致於培根關於知識與人的力量合一的思想,被後人概括成一句膾炙人口的至理名言:『知識就是力量』。這個思想不論在理論上或實踐上都有深遠的意義。

第二章 知識的價值

  培根在科學發展的早期就曾加以注意。因此,在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培根是科學學(The Science of Science)的前驅。
  不過,長久以來,在人們論及培根知識的價值思想時,只重視傳統的認識論問題,而作為科學學(The Science of Science)的內容,一向不為人所注重。此現象在國內外的教學與研究中同樣存在。而我們必須指出,就培根個人思想,發展的脈絡而言,培根正是從知識問題本身的考慮,才進入傳統認識問題的討論。
  對於知識的價值,培根曾經作了很深邃的思考和詳盡細緻的論述。當代科學學的奠基人之一的貝爾納 8,曾把培根這方面的思想歸類為現實主義的科學觀,這是在二百年堣@直佔據統治地位的科學觀。貝爾納認為培根就是最早以現代方式對這一科學觀加以充分闡述的人。
  我們知道,科學知識作為人類智慧的最高貴的成果,也是人類文明的基本要素。日本之所以能與美、英、法、德各先進國家分庭抗禮,甚至有時使他們備感威脅,根本的原因在於日本重視知識的應用,懂得如何將先進國家開發出來的新知識迅速吸納,並轉化為成功的創新,而且「不論是哪種知識,只要到他們手上,就變得很有用。」換言之,他們知道如何使知識有用、有生產力9

第一節 科學學的前驅
  
  「傳統的科學分類只適用於現有的傳統科學總量 10」人類的經驗與知識經過長期的累積與貯藏傳統的科學分類己經不切適用,因必須重新加以分類,這就是科學學(The Science of Science)。培根在科學現狀的分析估量中,遵循著發展的原則,用向前看的態度,對待以往的成就、對待舊日的權威。同時,他又用實踐的原則來衡量、估計原有貯藏的價值,重新審查人類已有的知識。培根認為,以往的知識貯藏雖多,但細察之,卻是貧乏得很。從內容到形式都在重複著同一東西,「說古話,引古事,無限的重複」。對人類的知識寶庫,沒有增添有價值的新東西。不僅說過的話還重複地去說,甚至錯誤的東西,也照搬照傳,以訛傳訛,誤人子弟。現有的科學書籍和技術成果,不過是早己發現的事物的精巧編織和整理、排列。而早己發現的東西,卻更多的來自偶然的機遇,而並不是來稱自對自然規律的認識和掌握。
  所以培根主張科學革命,其因是由於人們對人類已有知識的迷戀和滿足,而這種滿足是科學技術發展的最大障礙。因此,他必須破除人們對人類已有知識的迷戀、滿足,要對人類知識加以重新審查,要弄清前人已有知識貯藏,正確估量人類知識現狀。培根的這些論述,是對當時歐洲學術界弊病的無情揭露和切中要害的抨擊。從中世紀一直延續到培根那個時代,學術界的學術很多還是處於對古代學術著作的引證、注釋、述評的階段,很少獨立的創造性的研究11
  培根進一步指出,古代的學術對如今的人類來說,不過是「知識的童年」,崇拜古代是沒有根據的。培根認為世界年齡應是確定人類年代唯一正確的客觀標準,世界的大年齡應是屬於我們的時代,而不是古人的那個世界的初期。培根認為我們的時代才是世界的較高年齡,因而也比較成熟,擁有更多的知識、經驗,比所謂古代的人類早期時代,應受到更多的敬重,並且可以對它寄予更大的期望。其次,培根認為就知識的價值而言,以往的知識,更多的都只是富於空談,但不能夠生產,只富於爭辯,而不能帶來實際的效益12
  培根作了一番「科學海岸巡視」之後,得出結論說:「現有科學不能幫助我們創造新的工作,現有的邏輯不能幫助我們建立新科學」。並在這基礎上,培根提出了科學革命的思想 13。所以,實踐要發展、科學要進步,實踐與科學二者是互相促進的。當原有的科學概念、科學理論與實踐不相適應時,新的科學理論便會突破原有的理論、概念,出現新的科學理論體系,並相應地出現新的思維方法,這就是科學革命的產生。培根不是一個自然科學家,並不完全熟悉精通當時各類的科學。他所提出的「科學革命」不是提出突破性之新的自然科學概念或新的自然科學理論體系,而是他看到了經驗科學發展的這些變革的苗頭、勢頭,而相應地需要科學家思維方法的急切變化,從而提出了相應的科學方法變革14

第二節 知識的價值發展
  
  在十三世紀,隨著社會經濟生產的發展。知識日益受到市民的重視,再加上教會中反異教鬥爭的需要,要求教義「合理化」,知識的地位稍微有些變化:在牛津、巴黎創辦了大學;柏拉圖、亞里斯多德不再被看作「哲學畜生」15 ;亞氏的著作也從一二○九年巴黎宗教會議規定不能轉錄、閱讀、保存,違者革除教籍,而一舉成為「最偉大的哲學科學權威」,亞里斯多德本人也被譽為「基督在認識自然方面的先驅」。到了十四世紀,亞氏的邏輯學還被羅馬教皇列為獲得學位的必修課。儘管如此,但知識仍未擺脫信仰奴僕的地位16
  培根認為,知識對武功和軍略也有著重大的功效。他以武功顯赫的亞歷山大和凱撒(Caesar)為例加以證明。亞歷山大親自受過亞里斯多德的教育,是亞氏的大弟子,在其馳騁沙場的戎馬生涯中,他不僅引用了很多學者作為幕僚,而且也充分應用了自身的廣博的科學知識,因而戰功卓著。至於凱撒學識的淵博更是公認的,他有《備忘錄》記述他所經歷的戰事,他有歷史著作、文法學著作以及改良的曆法留給世人。培根認為他的顯赫戰功,和他的學識是有極大關係的17
  培根的這種知識的功能觀,隨著歷史的發展,日益得到證實和更深刻的論證。
  近現代社會發展的現實是對培根這種科學觀的有力證實。正是由於熱力學的發展,人類才進入蒸氣機時代。而由於電磁理論的建立,導致電動機和發動機的產生,人類又從蒸氣機時代進入了嶄新的電氣時代。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由於原子科學的創立,導致了以電子學、半導體、固體物理以及超導體等為基礎的激光技術、計算機以及自動控制技術的迅速發展,極大地改變了人類生活面貌。以後,由於原子核能科學的創立,又帶來了原子能的時代,人類把原子能作為巨大的能源,並迅速實現了原子能反應爐、核電廠、放射性同位元素等重大成果的應用,對人類生活產生了深遠影響。這一切都越來越顯示了知識的巨大威力。
當然,這一切重大科學技術之突破,都是培根以後的事情。然而,培根的天才卓越之處,正在於他在科學發展的早期,就能高瞻遠矚,獨具慧眼,較其同時代人都能更清楚、更深刻的看到了知識引起人類的物質生產和社會生活變革的巨大可能性。這正是培根的巨大歷史功績之一。在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認識的巨大價值階級是資產階級,而第一個真正揭示了知識的真正意義的人,正是培根,這在人類思想史上具有重大意義18

第三章 知識的弊端

  知識經濟時代真正的價值不再是有形資產,而是以知識為基礎的價值,而管理人才的培養是人類效能、效率架構上最重要的一點。不過,由於知識經濟時代不可預測的變化快速增加,全球都將進入高風險時代,能否融合新舊經濟創造更高的價值,考驗著知識管理人19 。所以我們不僅要追求知識的進步,也要認識知識之時弊與進步之障礙,才能夠確切的掌握住成功的路徑;培根認為傳統的知識充滿三種誕妄的狀態及種種的弊病,這些都是知識進步的障礙。

第一節 知識的三種誕妄

  這三種誕妄的狀態:培根認為誕妄的一方面就是那些瑣屑虛妄,不含真理,不切實用的事物,再一方面就是那些輕於信任,過事穚作的人們 20。由於理性的無度與經驗的浮誇,自然使學問造成三種癥結,其癥結如下:
  (一)脆弱的學問:不尚實際,只著意於語法的錘鍊,造句的工整,辭調的節奏,而不著意於內容的真實,題材的價值,論旨的健全,構思的生動,與判斷的深刻…總之,僅著詞句的流暢,而不看重言之有物21
  (二)爭辯的學問:這種癥結較前一種更壞,因為言之有物較之文雅詞麗更可貴,反之,空洞無物比徒尚浮辭更惡劣。因為新奇用詞和獨斷立說是一切紛爭、辯難與爭執的根源22
  (三)幻想的學問:知識主要是真理的表像,而這種癥結,卻要毀滅知識的表像。這種壞處可分兩部分,一是行騙之樂,一是受欺之易,前者為故意蒙蔽,後者為輕易信任23
  種善因,得善果,這是一定的。誰沒有過錯?但貴在能知過、能改過。所以,知道棄惡就善的人,往往得到人的讚美和天主的祝福。俗語說的好「浪子回頭金不換」。追求學問懂得汲取過去經驗,學習新的事物及方法,學習向上的精神,正是『知識就是力量』的基本概念。又如(迦六;8)人種什麼,就收什麼。那隨從肉情撒種的,必由肉情收獲敗壞,然而那隨從聖神撒種的,必由聖神收獲永生。

第二節 知識的種種時弊

  做人不但要時時惕勵自己,同時也要向神祈禱,「我靈速醒,與日競爭,竭力盡你一天責任;驅除惰性,歡然奮興,清晨向天主敬獻虔誠」;人需要時時默想修養自我,以成就大我完美的人格24
  在知識的追求上我們也要有同樣的自我反省,懂得接受及改進,才能在知識的探討有好的成果。培根提出了幾項求取知識的種種時弊,除了上述三種誕妄狀態之外,知識還有其他種種的病態,從《培根論》中,我們大概整理了幾項世人較為容易犯錯的,供給大家做為參考。
  (一)第一種弊病:好古者往往排斥新增加的事務,而趨新者則不足以增加為滿足,還要對著事物施以破壞而後快。對這種爭端,培根認為古代先知的教訓,頗可予我們以真正指導,先站在古道上,看清楚那一條路是平坦康莊的,然後再往前走25
  (二)第二種弊病:在一件新事物尚未完成之前,總是懷疑那麼難的事何以能造成;但是到了做成功的時候,卻又奇怪,為什麼此等容易的事物不能早日被發現或創造出來26
  (三)第三種錯誤:只在自己的小世界裡追求真理,而不涉足偉大的共同世界,只是耽於沈思、賣弄才智,祈使自己的精神以預言各種現象,但結果他們只是自欺欺人罷了27
  (四)第四種錯誤:人們往往愛以自己最喜好的意念或自己最有心得的科學來渲染自己的思想、意見或學說,因此往往在其他一切的事物上加上一層不應有的色彩28
  (五)第五種過錯:是最大的過錯,人們往往誤解了知識的最後目的。培根說:「一般人求知求學,或由於天生好奇,或欲藉學問增廣見聞,獲得快樂,或欲藉學問高尚言談,獲得令名,或欲藉學問鋒利辯才,折服別人,但最大多數,還是為了貧圖祿位,獵取金錢。至於能運用理智,真誠地把事物的真相及自然的法則,闡述明白,以供人類的使用,改善人類的生活,增進人群的幸福,這種人真如鳳毛麟角,不可多得29。」
  (六)第六種弊病:人為的制度問題,在大學內、學院內及其他研究學術的機構,我們可以看出一切的習慣和制度都跟科學的進步相反。大學的講義和實習,都是整齊好看的,他從不想在久己確立的知識範圍外,再研究出一些新事物來,如果有一、二人鼓起勇氣,自由判斷,獨持異論,不僅得不到他人的附和和聲援…,而且往往要被誣為叛徒和革新家。這些自然要扼殺了學術發展的生機30

  培根批評知識的病態,雖然有些地方不免失之苛刻,然而大體說來可說觀察入微,剖析精詳,有些地方的確一針見血,切中時弊。所謂發現前人之所未發現,言先人之所未言,因此不能不說是一種卓越的針砭。哀莫大於心死,缺乏希望與信心,是發展科學的致命傷。我們固然必須撇開缺乏根據的希望,但卻必須把握一切較合理的希望,我們的學術才有遠大的前途31
  知識的求取就比如,在《聖經》上談到,耶穌在海邊向大眾施教時,以撒種的比喻向信眾施教:「你們聽,有個撒種的出去撒種。他撒種的時候,有的落在路旁,飛鳥來把它吃了,有的落在石頭地裡,那裡沒有多少土壤,即刻發了芽,因為所有的土壤不深,太陽一出來,被曬焦了,又因為沒有根,就乾枯了;有的落在荊棘中,荊棘長起來,把它窒息了,就沒有結實;有的落在好地裡,就長大成熟結了果實,有的結三十倍,有的結六十倍,有的結一百倍。」(谷三;1~9)知識就如一粒種子,如果沒有善加利用或運用不當,對知識的求取及社會的風範會留下不良的結果發生。

第四章 知識與德行、幸福

  『知識就是力量』雖是一句很古老的話,但是放在當下這個時代,依然與時具進,不僅非常有力道,而且意義深遠。在變化快速、競爭強烈的二十一世紀,知識與學習儼然成為個人、企業,甚至國家最重要的實力資產。我們都相信『知識就是力量』;我們有了知識之後,更應該用這股力量去影響社會。

第一節 用學識推動創新思維

  十六世紀末、十七世紀初,英國思想家、哲學家培根面對中世紀蒙昧主義的黑暗之幕,斷然發出了『知識就是力量』的吶喊,這種提倡學識價值的思想,為人類科學進步奠定重要的思想基楚。《二十世紀科學發現縱橫談》這本書,對即將過去的這個世紀的一些重大科學發明和創造進行了回顧、培新,深刻地詮釋了「知識孕育著科學」、「科學開拓著世界」等一個個命題。科學家們用心血和汗水進行的探索告訴我們:任何一項科學發明和創造,都必須用學識來構建創造思維的連線,用學識的光茫照亮科學探索的道路。
  學識是人們通過學習和實踐所獲得的知識,是正確認識和對待客觀事物的一種智慧,是產生和迸發創造性思維的重要基礎。愛迪生發明燈泡的過程,就充分說明了學識的重要。試想,如果愛迪生沒有電、熱、光以及制炭和氣體等多方面的學識,就不會及時更改原來的思路,使科學發明中的一個又一個難題得到及時解決,那麼,人類享受電燈的日子不知要推遲多少年32
  總而言之,個人如果有豐富的學識,遇事就能眼觀六路、耳聽八方,能在研究探索中獲得真知識,產生靈感,進而到達理想的彼岸。否則,只能是目光短淺地行事,一遇到困難便一籌莫展。實踐証明,學識的深淺不論對於科學發現,還是對於創造性地開展工作,都十分重要。只有勤奮學習、刻苦鑽研,用知識充實頭腦,才能依靠豐富的學識構建起創新思維的連線,思考、研究問題時才會有廣闊的視野、靈活的思路,才有可能擺脫平庸,創造性地開展工作。
  重視學識的擴展和積累,以豐富的學識為動力,最大限度地發揮人才的創造力和綜合性相像力,形成人才和創造能力的「鏈式反應」,應該成為我們的努力方向。

第二節 倫理思想與道德教育

  在基督宗教中,倫理的道德思想是深根於每個基督徒的心內中。「宗教的靈感是纖細微妙的,梅瑟在曠野中牧羊時看到神聖的火焰,聽到神的呼喚;耶穌在曠野中靜默中四十天,開啟了聖者的工作;他們常在靜默中得到力量。就此而言,默想的祈禱,可陶冶我們的性靈,提高我們的品格,並藉由靜默祈禱,而為我們帶來反省和準備的智慧。反省,是默察自己的缺陷而加以懺悔,在自我反省及時改過遷善的同時,建立起自己真實人格不斷地成熟,進而走向完善的信仰生活33。」
  培根不僅是一位科學思想的先鋒,同時還是一位道德理論家,他在倫理的道德思想中也提出了在社會的善及如何增進德行方法的論點加以論述。

一、社會的善:

  這種善正可以描寫一個人對待他人應有的態度,正如德行一詞可以描寫一種本質良好的心理狀態一樣。培根認為要使人圓滿履踐個人的職責,有一種奇特而有效的方式,即人人洞察各方面(尤其是在行業方面)的虛偽、欺騙、罪惡與陰謀。「因為坦誠地論究這些罪惡的技倆、事實上是衛護誠實與德行的一種好方法34。」
  寓言上說有一種巴西里斯克蛇,要是它先看到你,你就要因此而死,你要先看到它,它也要因此而死。「欺騙和虛偽亦是一樣,如果你能窺見它們,它們也要失掉生命。如果它們先窺見你,則它們亦要危害你的生命。」因此「人們若不能正確清楚地知道蛇的一切情形,它的腹行、它的委蜿、狡詐、妒忌、它的毒嚙等等罪惡的形式與種類,便不能把蛇的聰明與鴿的天真合在一起的。」缺乏這種知識,則德行是敞露的、沒有防禦的,一個人要是對於罪惡一無所知,則縱然想改正邪惡的人,也必然是無能為力的35

二、增進德行的方法:

  亞里斯多德說:「我們不但要認識什麼是德行,還要知道求得德行的方法和途徑36。」 所謂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唯有理論獲得實踐或實現才能是真知識。培根在闡述了道德理論之後,還繼續討論如何增進德行的方法。
  (一)要堅忍:我們首先應該考量一下,那些事物是在我們能力之內,那些則在我們的能力以外。因為在能力之內者,吾人可隨心所欲加以變化,至於能力之外者,唯有依賴努力一途。在人心的培植與政治方面,有兩件事是吾人無能為力的。是天性,一是命運,對於這些。我們只得努力不息,只有以堅忍來征服一切命運。只有以堅忍來克服所有天性37
  (二)要運用一切有效的因素:培根認為在心理的鍛鍊、意志的增強與慾望的節制及其他各種特點的改變方面,均屬培根能夠控制的範圍,不過要達到這種目的,我們應該研究習俗、練習、習慣、教育、榜樣、模倣、競爭、同伴、朋友等等。因為這些事項對於道德具有決定性的影響38
  (三)應用心理鍛鍊的方法:心理鍛鍊正如身體的鍛鍊一樣,有許多有效的途徑。培根提供了下列幾個方法。
1、我們的調子不可太高或太低,如果太高了,則在畏縮成性的人固然要喪失勇氣39
2、要在心裡最想工作的時候,你可以得到很大的進展,感到更為暢舒愉悅40
3、我們要從天性相反的一個極端來行事,就如逆水行舟,就如逆水行船,或背著木棒彎曲的方向、強折之使它歸於正直即是一例41
4、研究道德的教誨及其他價值的格言,日子一久,自能潛移默化,遷善改過,達到預期的目的42
5、此外,尚有一種更確實的方法。我們知道人心有時呈現完美的狀態,有時卻呈現墮落狀態,因此培育心理的方法便是根據這種原理,儘量保持延續這種心理良好的狀態43
6、然而最簡要最高尚與最有效的方法,便是使人服從德行,視道德的實踐為人生的本務,然而一切的行為便自然符合道德的規範44
  總之,培根認為每一事物均具有兩種善的本質,一是個體本身的善,一是團體的善。團體的善較個體的善更富價值,為了團體的善,甚至應該犧牲個體的部分。根據這種觀點便可以解決哲學上許多聚訟不決的爭端。如思維生活與活動的生活就較具價值、公善說與私善說就較可取等等的問題。此外,培根把個體的善復分為消極的保存與積極的繁衍兩部份,兩者相較後者遠較前者重要。前者復分為保全的與完美的兩種善,兩者相較,則後者遠較前者更有價值。由此可見培根甚富進化的觀念。
  除了個人特殊之善外,培根討論社會之善及增進德行的具體方法,他認為最有效的方法是使人服從德行的規範,並且以上帝的仁慈、博愛為依歸,這才是最理想根本的途徑。培根係一虔誠的基督教徒、其所提倡的道德目標與本身信奉的宗教教義相吻合,這是件極自然的事45

結 論

  培根說:『知識就是力量』。力量有多種多樣,比如驅動力、後座力、壓力及浮力等等。因此說來,知識既然可以從事創造,也一定能行事破壞,正如我們擁有建築技術同時又擁有爆破技術一樣。知識作用於不同方面,便會帶來不同的衝擊。知識給了我們財富,也給了我們貧窮的感覺。知識使我們看清了這個世界的面目,也使我們對這個世界向荒誕與醜陋跌落的速度感到憂心不已。獲取知識就像獵取黃金一樣,同樣需要聰明與才智。大自然總是把那些珍貴的金屬顆粒,仔細分藏在泥沙之下,或狹榆的隙縫之中,難以發現。如果僅憑一時的熱情,左一陣猛挖,右一陣發掘,你將兩手空空,一無所獲。而有了你歷盡千辛萬苦,鍥而不舍、開採不息時,才有可能得到黃金的青睞。
  科學,是開創物質文明的鑰鎖,但也可說是人類不幸的淵藪。然而我們也須要知道,科學的流弊並非本然的來自科學,而是來自思想的錯誤及對科學成果的誤用,因此我們如有正確的思想,便可導引科學於正途,避免科學引起的種種流弊,而這種矯正偏誤的工作,便是哲學的責任,也是我們教育的目的。
  現代社會被人稱為知識充斥時代,這是因為文明的腳步突飛猛進、許多未知的領域被人迅速切入、征服,從而為人們拓開廣闊的認識空間、思維空間和實用空間。認真觀察一下湧入我們家庭裡、生活裡且為我們提供了極大便利的事物,哪一件不是知識的結晶?某種意義上說,知識不僅是力量,同時也是財富。

1 參閱:張炳奎著。《培根》。香港:中華書局,2000年5月初版。P99。
2 張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P27。
3 張炳奎著。《培根》。香港:中華書局,2000年5月初版。P102。
4 同上。P105。
5 張炳奎著。《培根》。香港:中華書局,2000年5月初版。P105。
6 同上。P107。
7 參閱:張炳奎著。《培根》。香港:中華書局,2000年5月初版。P101。
8 貝爾納著。《科學的社會功能》。台北:商務印書館,1982年版。P40。
9 劉卲著,郭泰解讀。《識人學》。台北:實學社出版,1998年初版。P1。
10 DICK.H.G.SELECTED WRITINGS OF F.BACON.N.Y. - THE MODERN LIBRARY。1955.P.462
11 余麗嫦著。《培根及其哲學》。台北:巨流圖書,1980年10月一版一印。P142~143。
12 同上。P144。
13 同上。P145。
14 余麗嫦著。《培根及其哲學》。台北:巨流圖書,1980年10月一版一印。P147。
15 同上。P149。
16 同上。P121。
17 同上。P127。
18 余麗嫦著。《培根及其哲學》。台北:巨流圖書,1980年10月一版一印。P133~134。
19 徐旭東著。《迎戰知識經濟-管理者不可喜新厭舊》。www.education.chinatimes.com/interview。2002年5月版。
20 陳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P31。
21 同上。P31~32。
22 同上。P32~33。
23 陳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P33~34
24《天主教教友生活週刊》,2002年5月26日第二版(社論)。
25 陳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P34。
26 同上。P34。
27 同上。P35。
28 陳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P36。
29 同上。P39。
30 同上。P34~40。
31 同上。P40。
32 李國忠著。《用學識推動創新思維》。www.pladaily.com.cn/big5/pladaily。2000年12月6
版。
33《天主教教友生活週刊》,2002年5月26日第二版(社論)。
34 陳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P164。
35 同上。P165。
36 參閱;陳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P165。
37 同上。P165~166。
38 同上。P166。
39 同上。P167。
40 同上。
41 同上。
42 同上。
43 同上。P167。
44 陳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P162~168
45 同上。P168。

參考書目

01、佛蘭西斯.培根著,葉博增譯。《學問的演進》。台北:正文書局,1968年2月初版。
02、佛蘭西斯.培根著,關琪桐譯。《崇學論》。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68年1月11版。
03、佛蘭西斯.培根著,何新譯。《人生論》。湖南:人民出版,1987年版。
04、佛蘭西斯.培根著,關琪桐譯。《新工具》。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35年版。
05、佛蘭西斯.培根著,許寶騤譯。《新工具》。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84年版。
06、佛蘭西斯.培根著,何新譯。《培根論人生》。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07、佛蘭西斯.培根著,何新譯。《新大西島》。北平:務印書館,1959年版。
08、佛蘭西斯.培根著,李光億譯。《培根論文集》。台北:協志工業叢書,1982年12月一版十刷。
09、佛蘭西斯.培根著,水天同譯。《培根論文集》。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83年版。
10、佛蘭西斯.培根著,高健譯。《培根論說文集》。天津:百花文化出版社,2001年4月初版。
11、佛蘭西斯.培根著,尹讓轍譯。《培根論文集》。台北:台灣文源書局,1960年4月六版。
12、佛蘭西斯.培根著,葉博增譯。《培根全集》。台北:正文出版社,1965年9月初版。
13、張炳奎著。《培根》。香港:中華書局,2000年5月初版。
14、余麗嫦著。《培根及其哲學》。台北:巨流圖書,1980年10月一版一印。
15、陳建勳著。《培根哲學思想與教育觀點之研究》。台北:文景出版,1973年4月初版。
16、李國忠著。《用學識推動創新思維》。www.pladaily.com.cn/big5/pladaily。2000年12月6版。
17、王義軍著。《培根傳》。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年1月初版。
18、張旺山,莊文瑞譯著。《培根》。台北:時報文化出版,1983年8月初版。
19、全增嘏著。《西洋哲學小史》。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38年版。
20、劉卲著,郭泰解讀。《識人學》。台北:實學社出版,1998年初版。
21、DICK.H.G.SELECTED WRITINGS OF F.BACON.N.Y. - THE MODERN LIBRARY,1955。
22、徐旭東著。《迎戰知識經濟-管理者不可喜新厭舊》。www.education.chinatimes.com/interview。2002年5月版。
23、《天主教教友生活週刊》,2002年5月26日第二版(社論)。
24、思高聖經學會譯釋。《聖經》。香港:思高聖經學會出版社,2000年8月千禧年版。
25、貝爾納著。《科學的社會功能》。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82年版。
26、謝冰瑩等編譯。《新譯:四書讀本》。台北:三民書局印行,2000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