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前夕守夜禮的意義

禮儀年的最高峰

聖週六守夜禮的舉行是基督受難奧跡與復活奧跡之間的關鍵:這神聖之夜的隆重慶典,一方面追念主的死亡,與聖週五密切的相關:一方面慶祝主的復活,已經是主日的開始。主日是三日慶典的第三日,也是五十天復活期的第一日。耶穌的死與復活不可分離,是一個救贖奧跡,一個整體的兩面。此守夜禮,同時是逾越節準備期的結束,是耶穌死亡奧跡的完成,也是對祂戰勝死亡而光榮復活的五十天慶祝期旳開始。因此在聖週六「復活宣報詞」中,稱這一夜是「神聖的一夜」,因為「它為我們驅逐邪惡,滌除罪過,使墮落者痛心悔改,給憂者帶來了喜樂」;又稱為「幸福的一夜」,因為「天上與人間又走上合一之路,天主與人類再和好如初。」

神聖守夜禮之母

守夜祈禱是教會古老的習慣,聖週六的守夜慶典幾乎確定是始自宗徒時代。猶太人早已有在逾越節前夕舉行逾越節晚餐的禮儀。耶穌與宗徒們的最後晚餐,也正是猶太人的逾越節晚餐(參閱路:二十二,7—13),這晚餐是逾越節慶典的中心。猶太人很早就重視這一夜,而舉行守夜禮。因為「這一夜是上主領他們出離埃及所守的一夜,也是以色列子民世世代代向上主常守的一夜」(出:十二,42)。基督徒的復活節是新的逾越節,但是基督徒的守夜,是因為在這一夜「耶穌基督摧毀了死亡的鎖鍊,凱旋地走出了陰府,真正的代罪羔羊為我們作了祭獻,祂的寶血保護閤家平安」(復活宣報詞)。

聖奧斯定稱此復活前夕之守夜為「一切神聖守夜禮之母」。一九七O年所出版的新禮彌撤經書論及此守夜禮說:「依據極古老的傳統,這一夜是為上主守夜而定」(出:十二,42)。福音(路:十二,35—37)也勸告我們要如同忠實的僕人,手持油燈,等待著主人的歸來,如此當祂歸來時,看到我們守夜不寐,將邀請我們與祂共餐。復活前夕這種古老的守夜禮是後來主日守夜以及其他守夜禮、包括聖誕節守夜禮的原始模式。此守夜禮比其他任何守夜禮更為重要。

光的慶節

光明是喜樂的象徵。復活期是教會喜樂洋溢的時期:因為人類因耶穌的死而復生得到了救贖。這種喜樂源自復活前夕之夜。

這一夜可以說是光的慶祝。慶祝的中心是一支以大型復活蠟燭來代表,每個教友手持一支小蠟燭,這小蠟燭是從大蠟燭之燭光取火點燃,象徵每個人的成義是由基督而來的。大蠟燭象徵基督。祂燃燒自已、照亮他人,在黑暗中照亮人應走的道路。聖奧斯定把此象徵基督的蠟燭比作在曠野婸熅犮H色列人的雲柱或火柱(出:十三,21):「上主白天在雲柱要給他們領路,夜間在火柱堨照他們。」基督在我們塵世的生活中也好像此雲柱或火柱領導我們。最初這種迎光禮只是點燃燭光,以開始守夜禮。以後逐漸納入降福和祝聖蠟燭的禮節,以及在蠟燭上刻劃十字,希臘字的「開始」與「終結」,年代數月字,以及插乳香釘的禮節等。使人透過具體旳圖像、標記認識耶穌和祂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尤其是祂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做的犧牲。這支復活蠟燭可以說象徵基督的身份、使節,以及祂完成的救贖工程。祂是「世界之光」,照耀整個人類,在黑暗的世界放射愛的光輝。

入門(教)慶節

古代望教友通常在聖週六守夜禮中接受洗禮,或稱入門聖事:透過洗禮,望教者進入主的奧跡中,也能領受其他聖事。入門的開始儀式,古代時是在聖週六早晨舉行,先有背誦信經禮(Redditio Symboli),然後行最後驅魔禮,繼行敷聖油禮:在東方教會中為全身敷油,在西方則只在肩膀與胸部。此後候洗者一天的時間等待著這神聖之夜的來臨,他們清楚知道將藉洗禮獲得重生。洗禮在最初幾個世紀通常是在授洗室(小型的聖堂)舉行。在堶惘雩t洗池,候洗者要脫衣進入水池受洗,然後出來,穿上白衣。這時他們好似新生的嬰孩,純潔無玷。聖奧斯定稱他們為「才誕生旳嬰兒,在基督內的孩童,教會的子女…...」。這種入教儀式,也可以說是起死回生的儀式,是在夜間舉行,基督是在夜間復活,因此候洗者在夜間與基督一起復活是很適當的。聖週六的守夜禮正是候洗者與基督同死同生的好時機,是候洗者的入門慶節。時至今日,教會仍然希望洗禮(至少主要部分)在聖週六守夜時舉行。

復活節前夕守夜禮的起源

聖週六由於是耶穌安葬於墳墓中的日子,初期教會並沒有特別的禮儀。這一天的思想集中於基督的死與安葬,因此應是一個哀慟與守齋的日子。重要的禮儀是夜間旳祈禱聚會,以感恩祭為其高峰與結束。

因此,古代慶祝復活節的主要成份有守齎、祈禱聚會、誦讀新舊約聖經、感恩祭、愛旳聚餐。其主要禮儀特點是在夜間舉行,因此,從古代傳下來的復活節禮儀均帶有夜晚舉行的特色。

洗禮的舉行

教會很早就注意到聖洗聖事與逾越奧跡的密切關係。聖保祿曾經教導(羅:六,15),一個人受洗是與基督同死、同被埋葬,並與復活的基督分享新生命。因此古代教會喜歡在主日給人授洗。第四世紀初(三一三年),教會獲得了和平,皈依基督者甚多,復活前夕成為一年中最隆重的授洗之夜。當時的四旬期與所謂「望教期」(Catechumenate)相配合,到復活前夕結束望教期,而給望教者授洗。這時期是為準備成人入教之要理講授以及「釋奧」要理講授的黃金時代。聖安博、耶路撒冷聖啟祿、金口聖若望、聖德奧道、聖奧斯定等給我們留下了不少此類的要理。就是在此時期形成了守夜時的授洗儀式,以及復活節八日慶期的禮節和經文:到聖洗池的遊行禮、祝聖付洗用水的經文、候洗者脫衣、三次浸入水中與三次表明信仰、敷聖油(Chrisma)、穿上白衣,然後由主教行堅振,之後回到大教堂,舉行感恩祭,新教友首次與其他教友參與逾越聖筵。

從第六世紀開始,在羅馬成人洗禮已變得少見(大多數人民已成為教友),嬰兒洗禮逐漸成為普遍旳習慣。然而嬰兒洗禮通常獨立舉行,從第十世紀始,一個普通旳規定;嬰兒出生後應盡快受洗。因此復活前夕,通常不再有洗禮的舉行。但是守夜禮中,一直保留祝聖水的禮節,八日慶期中提及新教友的經文也未曾有所改變。在東方教會中,自從第十一世紀始,復活節的禮儀就失去了入門聖事的特點。

復活蠟燭點燃禮

古代耶路撒冷及羅馬教友家庭中夜晚原有點燈,迎接光的習慣,聖業樂(熱羅尼莫)曾寫信給萊達,勸她「點上燈奉獻晚祭」,點燈時要說:「基督之光」,其餘的人答:「感謝天主」。教友把這種晚間之光視為基督「世界之光」的象徵。教友每天晚上,尤其在與親友開始晚筵時,舉行這種迎光禮。此迎光禮由家庭進入到教會禮儀中,尤其聖週六守夜禮儀中艾特利亞聖地遊記(第四世紀)中紀載,當時在主復活教堂中守夜禮或晚禱前均有燭光禮:點燃並降福蠟燭與燈,燭火是取自聖墳旁邊的常明燈。象徵光的來源是基督。

在東方教會中,第五世紀的一本「聖經選讀」曾提到這源自耶路撤冷的古老儀式;先點燃蠟燭,然後開始復活節守夜禮。之後西方教會也逐漸採用了這種儀式,而加入一些新的成份。最初為復活守夜備有兩支大蠟燭,置於聖洗池或祭台旁。聖週星期四,教堂中所有燈堛漯o要倒入三個大型的掛燈中,懸在一隱密的地方點燃,直到守夜禮時。兩支大復活蠟燭即是由此燈取火點燃。今日在新禮中仍保存的一支大型復活蠟燭祝聖儀式源自高盧(今法國)一帶的禮節。直到一千年時,祝聖禮節只是簡單地劃十字聖號。到十一∼十二世紀才引進了其他禮節:插入五個乳香釘、祝福經文、年代的數字等。

在第四世紀時已有在復活蠟前唱「蠟燭讚」的習慣。古代傳統認此首讚美詩為聖奧斯定所寫,但依學者意見,此詩可能源自米蘭的禮儀,或許是聖安博旳作品,也有學者以為此詩亦源自高盧禮儀。這首讚美詩、這支蠟燭以及祝聖儀式,以詩詞及具體的方式紿教友們揭示復活節的主要神學意義。

降福新火及燭火遊行

第十二世紀以前的羅馬禮儀中,並無降福人的禮節。但西歐一帶第八世紀時已有此習慣。最初教會只把此儀式作為一種聖儀(Sacramentalium),以取代當時教外人在春天點火敬神,以求豐收的習慣。擊石取火也是古老的習慣。第十世紀時西歐已有很多地方開始舉行降福新火的禮節。最初不但在聖週六晚間,而且聖週四、五也降福火,是為了得到一些亮光以進行晚間的禮儀,因為當時已有在聖週四晚上熄滅所有燈光的習慣。

十二世紀的羅馬教宗專用禮書才首次編入聖週六降福火的經文,以及「基督之光」(復活蠟燭)的遊行。在第十三世紀時,或許受耶路撒冷禮儀的影響,羅馬教會又引進了三叉蠟旳禮節:這蠟燭首先由降福過的新火點燃,然後再以三叉蠟旳火點燃復活蠟。此禮在一九五一年聖週禮儀改革時被刪除。新禮是由降福的新火直接取火點燃復活蠟。

復活前夕守夜禮的儀式

聖週六守夜慶典置於復活三日慶典的中心。在復活前夕,教會守夜不眠,等待著基督的復活,並以聖事來慶祝。此前夕的全部慶祝儀式應在夜間舉行,始自黃昏後,結束在天明前。復活前夕的守夜禮本質上就是夜間的慶祝。大多數的團體在天亮之前的時間舉行。守夜禮分四個主要部分;燭光禮,聖道禮,洗禮,聖祭禮。

燭光禮—守夜禮的開始

祝聖新火與復活蠟燭

民眾聚集在聖堂外,圍繞著一堆木柴火,主禮與輔禮者身著白色禮服來到火堆或火盆前,向大冢致候,並簡短地介紹此夜晚的禮儀。然後就祝聖新火,並求天主在我們心靈上燃起嚮慕天鄉之情、分享永琱坏。舊禮以擊石取火來燃起新火,中世紀時認為此火象徵基督。火具有溫暖、光照、潔淨以及破壞等自然的能力。以象徵的方式也可應用到基督身上,祂是「世界之光」,祂旳使命是來「把火投在地上」。

然後祝聖復活蠟燭,主禮在此蠟燭上刻劃十字,希臘字阿而法(第一字母)及奧梅加(最後字母),本年度的數字。刻劃之後,主禮又將五枚乳香釘,依十字形式插入聖蠟中。行此禮時所唸的經文指出其主要意義:「基督過去和現在,元始和終結,阿而法和奧梅加,時間屬於祂,世代也屬於祂,願光榮和權力都歸於祂,直到永遠。阿們。」插五枚乳香釘時唸:「願我們的主基督,因祂神聖的光榮的五傷,助祐我們、保護我們。阿們。」因此,這復活蠟燭實際象徵基督,祂是人而天主的救主,為救人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最後,主禮以祝聖的新火點燃復活蠟燭,並且同時說:「願光榮復活的基督以祂的真光驅散我們心靈的黑暗。」這點燃的大蠟燭象徵死而復活進入光榮中的基督。祂犧牲了自己,卻為世人帶來了光明。

燭光遊行

點燃復活蠟燭後,執事(如無執事,主禮)高舉蠟燭,高唱;「基督的光」,大家答唱:「感謝天主。」然後,大家在手持大蠟燭的執事領導下依次進入燈光全熄的聖堂。到聖堂內近門口處,執事高舉聖蠟再唱:「基督的光」,大家答:「感謝天主。」此時由復活蠟燭取火點燃每人手中的小蠟燭,一齊進入聖堂,走向祭台。執事到達祭台前,面向教友,第三次高唱:「基督的光」,大家做同樣答覆後,開亮聖堂內所有的燈,全堂大放光明。這是一個很美的燭光遊行禮。

這種遊行使我們想起以色列人在曠野中如何在火柱的引導下前進,邁向自由:也讓我們知道,我們在塵世的生活,須要跟隨基督「世界之光」向著永生邁進,才不致誤入歧途,就如耶穌親自所說的:「我是世界之光,凡是跟隨我的人,不會在黑暗中行走」(若;八,2 ),「我身為光明,來到世界上,使凡信我的,不留在黑暗中」(若:十二,46)。

復活宣報

執事將復活蠟燭置於燭台上,此燭台宜放在讀經台旁或祭台旁。它象徵基督臨住於我們的聚會中,然後執事在讀經台唱「復活宣報詞」:無論就內容或音樂來說,這是一首很優美的讚美詩,讚美天主的仁慈偉大,同時也是一篇向天主奉獻蠟燭的經文,以及對耶穌復活之喜訊的宣報。執事唱「復活宣報詞」時,大家均手持點著的小蠟燭,站立聆聽,象徵我們信友都是(藉洗禮)因耶穌死而復生的人,分享了祂復活的光輝。

復活蠟燭在整個復活期間將留置在祭台或讀經台旁,以後則放在聖洗池旁。這說明耶穌死而復活的奧跡興聖洗的密切關係。

聖道禮儀

這一夜禮儀中的讀經是全年禮儀中最長的。因為,一如讀經七後的禱詞所說,天主願意「以舊約和新約的訓言教導我們如何慶祝逾越奧跡。」

每篇舊約讀經後都有一篇答唱詠(聖詠或聖歌),這是我們聆聽聖經後所做的回應,表達我們的讚頌、感謝、祈求。然後以主禮的禱詞作結束。

舊約讀經後,念完結束禱詞,點燃祭台上蠟燭,主禮領唱「光榮頌」,同時可搖鈴或打鐘,表示復活的喜悅。

「光榮頌」是基督徒最好的逾越節歌詠。有很長的時期這首詩歌在西方教會中,只保留在這至聖之夜吟唱。這是一首表達喜悅與讚頌天主的詩歌,也特別表達我們對基督的信仰和祈求。

「光榮頌」唱完後,主禮唸本夜彌撤的「集禱經」,此經文指出守夜慶典的兩層主要意義:一方面,天主透過禮儀,以復活之基督的光輝真實地照亮了這至聖之夜,另一方面,我們藉此慶典洗心革面,成為天主的好兒女。

書信讀完後,全體起立,主禮領唱「阿肋路亞」,全體重唱一次。這是在度過四旬期之後第一次歡唱此「歡呼詞」。舊禮中,主禮要連唱三次,並且一次此一次聲調提高,以表示隆重。全體也重唱三次。依照默示錄(十九,1—6)所述,「阿肋路亞」是天上歡樂的凱歌,今夜基督徒用它來歡呼基督的勝利,祂戰勝了死亡、戰勝了魔鬼。

聖洗禮儀

降福付洗用水

講道後,進行聖洗禮儀。主禮到聖洗池旁(此池應位於大家可以看到的地方)。或到置於祭台間的水缸前(如無聖洗池)。如有領洗者,此時與代父母被召前來,由主禮介紹給大家。然後唱「諸聖禱文」,如果無人領洗,可省略禱文。唱完禱文後則進行降福付洗用水。降福經文取自古代禮書,但稍加修訂,以便舊約與新約中洗禮的預像更為顯著。在呼求聖神藉基督施神能充滿泉水時,主禮可將復活蠟放入水中,象徵聖神力量的降臨,也象徵領洗者藉著水與基督同死同生。

洗禮

降福水後,依常規進行洗禮,由棄絕魔鬼開始:如領洗者為成人,付洗後,也立刻給他付堅振。成人洗禮興嬰兒洗禮應分別施行,因為禮規不盡相同。

如果無人領洗,也不降福聖洗池,則只降福水,以供灑聖水之用。

付洗或降福水之後,自從一九五一年始,在此處主禮領導眾教友重發聖洗誓願,即棄絕魔鬼及明認信仰的誓言。然後,主禮向教友灑聖水,這是為使教友追念他們受洗的恩惠。主日彌撒前向教友灑聖水也有同樣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