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論啟示的本質 第二章 論天主啟示的傳授
第三章 論聖經的默感及其解釋 第四章 論舊約
第五章 論新約 第六章 論聖經在教會的生活中

 

天主眾僕之僕,保祿主教,偕同神聖會議之諸位教長,為永久紀念事。

緒言
1 神聖的公議會,虔誠地聽取天主聖言,而忠實地宣佈,正是謹遵聖若望所說的話:「我們把這永遠的生命傳報給你們,因為這生命原與父同在,且已顯示了給我們,我們就把所見所聞的,也傳報給你們,好使你們也與我們共融,而使我們共融於父和他的子耶穌基督內。」(若壹:一,2-3)。因此,謹隨特倫多及梵蒂岡第一屆公會議的足跡,願陳述有關天主所啟示及其傳授正統道理的真義,為使世界因傾聽救世福音而信從,因信從而期望,因期望而愛慕。(一)

第一章 論啟示的本質

啟示的性質及其對象
2 天主因祂的慈善和智慧,樂意把自己啟示給人,並使人認識祂旨意的奧秘(參閱弗:一,9)。因此人纇藉成為血肉的聖言基督,在聖神內接近父,並成為參與天主性體的人(參閱弗:二,;伯後:一,4)。所以不可見的天主(參閱哥:一,15:弟前:一,17)為了祂無窮的愛情,藉啟示與人交談,宛如朋友(參閱出:卅二,11:若:十五,14,15:巴:三,38)為邀請人同祂結盟,且收納人入盟。這啟示的計劃(Oeconomia Revelationis)藉內在彼此聯繫的動作和言語形成;以至天主在救援史裡所興辦的工程,彰明並堅強了用言語所表明的道理及事物;而言語則宣講工程,並闡明其中含有的奧蹟。關於天主以及人類得救的深奧真理,在基督內照射出來,基督是全部啟示的中介及滿全。(二)

福音福音啟示的準備
3 天主藉聖言創造(參閱若:一,3)並保存萬物,在受造物內經常向人證明祂的存在(參閱羅:一,19-20),給人打開天上救援的道路,更從開始時,就把自已顯示給原祖父母。在他們墮落之後,天主許下救贖,重振他們獲救的希望(參閱創:三,15)。天主又不斷地照顧人類,賜給一切恆心行善,尋求救援的人永生(參閱羅:二,6-7)。天主在適當的時期召叫亞巴郎,使他成為一個強大民族(參閱創:十二,2)。聖祖以後,天主藉梅瑟和先知,教導這個民族,使之承認祂是唯一的,生活的真天主,上智的父及公義的審判者,並叫他們期待預許的救世者。如此,天主歷經許多世代給福音預備了道路。

啟示在基督內完成
4 天主曾多次並以多種方式,藉著先知說過話以後,「在這末期藉著聖子對我們說了話」(希一,1-22)。天主派遣自己的聖子,即光照所有人的永遠聖言,居於人間,並給人講述天主的奧秘(參閱若:一,1-18)。所以耶穌基督,成了血肉的聖言,被派遣為「人對人」(三)「講論天主的話」(若:三,34):並完成了父託給神當作的救援工作(參閱若:五,36:十七,4)。因此,誰看見了神,就是看見了父(參閱若:十四,9)。祂以自己整個的親臨及表現,並以言以行,以標記和奇蹟,特別以自己的死亡及從死者中光榮的復活,最後藉被遣來的真理之神,圓滿地完成啟示,並用天主的證據證實:就是天主與我們同在,為從罪惡及死亡的黑暗中,拯救我們,並使我們復活而入永生。

所以基督的工程(Oeconomia christiana),既是新而決定性的盟約,將永不廢除。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光榮顯現之前(參閱弟前:六,14,鐸:二,13),已經不需要再等待任何新的公共啟示。

啟示要以信仰接受
5 對於啟示的天主該盡「信德的服從」(參閱羅:一,5;羅:十六,26;格後:十,5-6):人因此服從,自由的把自己整個託付給天主,「對於啟示的天主應盡理智與意志的信從」,(四)並甘心情願順從由天主而來的啟示。為達成這種信德,需要天主聖寵的引導和幫助,並需要聖神的內在助佑。聖神感動人心,使人歸向天主,開人心目,並賞賜「人人信服真理的甘飴」(五)。為達到啟示更深的了解,同一聖神常不斷地用自己的恩惠,使信仰更完善。

啟示的真理
6 天主願意藉啟示,把自己以及其願人類得救的永遠計劃,顯示並通傳與人,「就是為使人分享天主的美善,這美善完全超過人類智能的領悟」 (六)
神聖的公議會承認「天主,萬物的根源及歸宿,藉人類理智的本性之光,從受造物中確實能夠被認識」(參閱羅:一,20);但仍訓示說:「關於那些原本為人類所能通達的天主事理,而在人類現實的狀況下,能夠容易地、確切地、和無訛地被所有的人認識」(七),仍當歸功於天主的啟示。

第二章 論天主啟示的傳授

宗徒與其繼承者是福音的傳授人
7 天主為使萬民得救而啟示的一切,又慈善地安排了,使能永遠保持完整,並傳授給各世代。所以,主基督,至高天主的全部啟示之完成者.(參閱格後:一,30;三,16;四,6)命令宗徒們要把從前藉著先知所預許,由祂滿全並親口宣佈了的福音,由他們去向眾人宣講,使成為全部救援真理和道德規範的泉源(一),並把天主的恩惠遍傳給他們。此事果然忠實地完成了:一則由於宗徒們以口舌的宣講,以榜樣及設施,將那些或從基督的口授、交往和行事上所承受來的,成從聖神提示所學來的傳授與人;二則由於那些宗徒及宗徒弟子,在同一聖神的默感下,把救恩的喜訊寫成了書(二)。

為使福音在教會內永久保持完整而有生氣,宗徒們留下了主教們作繼承者,並「把自己的訓導職權傳授給他們」(三)。所以這聖傳以及新舊約聖經,猶如一面鏡子,使旅居於世的教會,藉以觀賞天主「教會即由祂接受了一切:直到被領至面對面地看見祂實在怎樣(參 閱若壹:三,2)。

聖傳
8 因此,以特殊方式表達於默感書上的宗徒宣講。曾以連續不斷的繼承得以保存,直到時期屆滿。故此,宗徒們傳授其接受的,勸勉信友們持守,或藉言談或藉書信所學來的傳授(參閱得後:二,15),並要為曾經傳給自己的信德而奮鬥(參閱猶:3)(四)。宗徒們所傳授的,包括為善度天主子民的生活,及為增加信德有益的一切。如此,教會藉自己的道理、生活及敬禮,把其自身所是,及其所信的一切永垂於世,並傳遞於萬古千秋。

這來自宗徒們的傳授,於聖神的默導之下:在教會內繼續著(五),因為對傳授的事蹟和言語之領悟都有進展。此進展一則來自信友們的瞻想及研讀,因他們把這些事默存於自己的心中(參閱路:二,19及51);二則因他們對所經歷的精神事物有了深切的了解;三則由於主教們的宣講,他們在繼承主教職位時,領受了正確闡述真理的特恩。原來教會隨時代的運轉,不停地朝著天主的圓滿真理挺進,直到天主的言語在教會內完成為止。

教父們的言論證實這傳授活生生的存在,它的資源流入信仰和祈禱的教會之實際生活中。教會藉傳授辨識出聖經的完整綱目,而且這些聖經藉聖傳更在教會內澈底地被領悟,並且不斷地見諸實行。如此,往昔說過話的天主,不斷地與祂愛子的淨配交談;而福音的活聲(宣揚)藉聖神嚮遍教會,藉教會嚮遍全球。聖神引領信友走向一切真理,並使基督的話洋溢於他們心中(參閱哥:三,16)

聖傳與聖經彼此間的關係
9 因此,聖傳與聖經彼此緊緊相連並相通,因為二者都由同一神泉流出,好似匯成一道江河,朝著同一目標流去。聖經是天主的話,受聖神默感而寫成:而聖傳則把主基督及聖神託付給宗徒們的天主聖言,完全傳授給他們的繼承者;使之藉真理之神的光照,用自己的宣講,將天主的話忠實地保存,陳述並傳揚下去;因此關於一切啟示的確切性,教會不單是藉聖經吸取的。所以,二者當似同等的熱忱與敬意來接受與尊重(六)。

聖經、聖傳和訓導權
10 聖傳及聖經組成天主聖言的同一寶庫,並託給教會保管,全體聖民依附著它,在宗徒的道理及共融內,擘餅及祈禱,常常與自己的牧人團結一致(參閱宗:二,42),於是在堅守、實踐以及表現所傳授的信仰上,形成牧人與信友奇妙的同心合意(七)。

以權威解釋所寫成或所傳授的天主聖言之職權內(八),只屬於教會生活的訓導當局(九),它藉耶穌基督的名義而行使其權威。但教會的訓導權,並不在天主的言語之上,而是為天主的言語服務。教會訓導權所教導的,僅是由傳授而來的;原來她是謹遵主命,並藉聖神的默佑,虔敬地聽取、善加護守、並忠實地陳述天主的言語。凡她因天主的啟示所公佈為當信的一切,都是由一個信德的寶庫所吸取的。

因此,可見聖傳、聖經及教會訓導權,按天主極明智的計劃,彼此相輔相成,三者缺一
不可,並且三者按各自的方式,在同一聖神的推動下,同時有效地促進人靈的救援。

第三章 論聖經的默感及其解釋

聖經的默感和真理
11 在聖經內以文字記載陳述的天主啟示,是藉聖神的默感而寫成的,因此慈母教會基於宗徙的信仰,把舊約與新約的全部經典,同其所有各部份,奉為聖經正典。因此,這些藉聖神的默感而寫成的書(參閱若:廿;31;弟後:三,16:伯後:一,19-21;三,15-16),以天主為其著作者,並如此的被傳授給教會(一)。在編寫聖經的工作中,天主揀選了人,運用他的才智及能力(二),天主在他們內,並藉他們工作(三),使他們像真正的著作者,以文字只傳授天主所願意的一切(四)。

因為受默感的聖經作者所陳述的一切,應視為是聖神的話,故此理當承認聖經是天主為我們的得救,而堅定地、忠實地、無錯誤地、教訓我們的真理(五)。因此,「所有由天主默感來的聖經,為教訓、為督責、為矯正、為教導人學正義都是有益的,為使天主的人成為齊全的,準備他行各種善工」(弟後:三,16-17)。

如何解釋聖經
12 既然天主在聖經堿O籍人並用人的方式說了話(六),講解聖經的人為明瞭天主願意同我們交談什麼,當注意尋找聖經寫作人真正願意表達的是什麼,以及天主願意用他們的話。顯示的是什麼。

為探討聖經作者的本意,在各種方法中,也當注意到「文學類型」(Genera litteraria),因為藉各式各樣的歷史、預言「詩歌,或其他類型,陳述的及表達的真理彼此各有不同。故此,釋經者必需尋找聖經作者在固定的環境中,按他們的時代與他們的文化背景,用當時通用的文學類型,企圖表白及表白出來的意思(七)。於是,為正確地了解聖經寫作者所欲陳述的,應當注意到聖經寫作者的時代所流行的,以及當代習用的感受「說話和敘述的方式,也當注意到同時代的人們,彼此往來慣用的那些方式(八)。

聖經既由聖神寫成,就該遵照同一的聖神去閱讀去領悟(九)。為正確地去探討聖經原文的意義,尚須勤加注意全部聖經的內容及統一性,顧及整個教會活的傳授,並與信德相比照(analogia fidei)。釋經者的職務是遵守這些規則,努力更徹底地去瞭解聖經的意義;幾乎經過這樣的研究,教會的審斷才臻於成熟。因此這一切關於解釋聖經的原則,最後當置於教會的定斷之下,因為教會擔任保管及解釋天主言語的使命與天職(十)。

天主的「屈尊就卑」

13 在聖經內,天主的永遠智慧,雖無損於其真理及聖善,卻展露了奇妙的「屈尊就卑」。「為叫我們學習天主不可言喻的仁慈,天主預先顧慮到我們的本性:用了多麼適合的言語」(十一)。因為天主的言語,用人的言語表達出來,相似人的言語,恰像往昔天父的聖言,在取了人性展弱身軀之後,酷似我人一般。

第四章 論舊約

舊約內的救援史
14 至仁愛的天主關心地切願準備全人類的救援,以獨特的施惠,為自己揀選了一個民族,並把恩許託付給它。天主與亞巴郎立了約(參閱創:十五,10),也藉梅瑟與以色列民族立了約(參閱出:廿四,8),並以言語以行動啟示給這個民族。祂是唯一生活的真天主,讓以色列民族經歷天主與人交往的道路。天主藉先知的口說話,使以色列民族一天比一天更徹底更清楚地瞭解祂的道路,並向萬民廣傳(參閱聖詠:廿一,28-29;九五,1-3:依:二,2-4;耶:三,17)。救贖工程經作者們預報、敘述及講解,而成為天主真實的言語,在舊約書中保存下來;因此這些天主默示的書,保持永久的價值:「其實,凡從前所寫的,都是為教訓我們而為的,好叫我們因著經典上所教的忍耐和安慰,獲得希望。」(羅…十五:4)。

舊約對基督徒重要性
15 舊約的計劃最主要的是預作安排,即為準備、預告(參閱路:廿四,44若:五。39:伯前:一,10),並以種種預像,預示(參閱格前:十,11)普世的救主基督及默西亞王國的將臨。舊約諸書是按人類被基督重新救回的時代以前之情況,把對天主及對人的認識,以及把公義仁慈的天主與人交往的途徑,揭示給所有的人。這些書雖然亦含有不完美和暫時的事物,但亦指點出天主真正的教育法(一)。因為這些經書表達對於天主生動的感受,並含有關於天主的高超道理,及關於人生有益的智慧,而且含有祈禱詞奇妙的寶藏;在這些書中亦暗含得救的奧蹟;為此,基督信徒當虔誠地加以接受。

新舊約的一致性
16 新舊約諸書的默感者及作者-天主如此明智地安排,使得新約隱藏於舊約裡,舊約顯露於新約中(二)。因為基督雖然用自己的血建立了新約(參閱路:廿三,20:格前:十一,25),但是舊約經書在福音的宣講中,全部被接受了(三),並在新約中獲得且彰明自身-完整的意義(參閱瑪:五,17:路:廿四,27:羅:十六,25-26;格後:三,14-16),反過來說,舊約亦光照並解釋新約。

第五章 論新約

新約的優越性
17 天主的言語,是使所有信仰的人獲得救恩的德能(參閱羅:一,16),在新約的經典中,它以優越的方式表達出來,顯示力量。時期一滿(參閱迦:四,4),聖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們中間,滿溢恩寵和真理(參閱若:一,14)。基督在世上建立了天主的國,以行動和言語顯揚自己的父和祂自己,並以其死亡、復活及光榮的升天,並藉聖神的遣發,成就了自己的工作。當禍從地上被舉起來時,吸引眾人歸向祂(參閱若:十二,紀),因為唯獨祂有永生的話(參閱若:六,68)。但是這奧蹟為其他世代的人,沒有揭示出來。有如現在一樣。藉著聖神,啟示給祂的宗徒及先知們(參閱弗:三,4-6),要他們去宣講福音,喚起人們信仰耶穌基督為救世者、為主,並召集教會。新約的著作就是這些事蹟的永恆而且由天主來的證據。

福音的源流來自宗徒們
18 如眾所周知,在全部聖經中下甚至在新約的經典中,福音實在是最優越的,因為福
音是關於降生成人的聖言.我們救主的生活及道理之主要證據。
教會時時處處,已往和現在都堅持,四福音來自宗徒。宗徒們奉基督的命所宣講的,後來宗徒及宗徒的弟子們,因天主聖神的默感,書寫出來,並傳授給我們,這就是信德的基礎,瑪竇、馬爾谷:路加和若望四式福音(一)。


福音的歷史性
19 慈母聖教會毫不猶豫地肯定上述四福音的歷史性,而且過去和現在都堅決不移地認定:福音忠實地傳授天主聖子耶穌生活在人間,直到祂升天的那日(參閱宗:一,1-2),為人類永遠的救援,實際所做及所教導的事。宗徒們在主升天以後,經過更圓滿的領悟,將主所言所行的事傳授給聽眾們。宗徒們所以享有這種領悟,是因為領受了基督光榮事蹟的教導,以及受真理之神(二)的光明的教誨(三)。至於聖史們所編寫的四福音,有些是從許多口傳或已成文的傳授中所選擇:有些則編成撮要,或針對教會的情況加以解釋,但仍保持著宣講形式,這樣,總是把關於耶穌的真確誠實的事情,通傳給我們(四)。他們寫作的目的,是按自己的記憶與回想,或依照「那些自初親眼見過,並為言語服役者」的見證,讓我們認清我們所學的那些話的「真確性」(參閱路:一,2-4)。

新約的其他著作
20 新約的綱目,除了四福音外,尚包括聖保祿的書信及其他受聖神默感而寫成的宗徒著作。由於天主明智的計劃,藉這些經典,有關主基督的事蹟得以證實,祂的純正道理越加彰明,基督神聖工程的救援力量得以宣傳.教會的開端以及奇妙的傳佈留下記錄,教會光榮的完成獲得預報。
主耶穌確實如祂所預許的,曾與宗徒們在一起(參閱瑪:廿八20),並給他們遣來安慰的聖神,把他們引入全部真理(參閱若:十六,13)。

第六章 論聖經在教會的生活中

教會尊敬聖經
21 教會常常尊敬聖經,如同尊敬主的聖體一樣,因為特別在聖禮儀中,教會不停地從天主聖言的筵席,及從基督聖體的筵席,取用生命之糧,而供給信友們。教會把聖經與聖傳,時常當做自已信德的最高準繩,因為聖經是天主默感的,並且一勞永逸用文字書寫下來,恆久不變地通傳天主的言語,而使聖神的聲音,藉先如及宗徒們的言語發聲。所以教會的一切宣道,同基督的宗教本身,應當受到聖經的養育與統轄。在天之父藉著聖經慈愛地與自己的子女們相會,並同他們交談。天主的話具有那麼大的力量及德能,以致成為教會的支柱與力量,以及教會子女信德的活力,靈魂的食糧:精神生活清澈不竭的泉源。因此,所謂「天主的話確實是生活的,是有效力的」(希:四,12),「它能建樹你們;並在一切聖徒中,賜給你們嗣業」(宗:廿,32:參閱得前:二;13),對聖經來說最恰當不過了。

翻譯聖經的重要性
22 要給基督信徒們敞開到達聖經的門徑。因此,教會自起初就把那部極古的,稱為古經七十賢士的希臘文譯本,視為已有;對其他的東方譯本及拉丁譯本,尤其對那部稱為通行本的拉丁譯本,也恆久不斷地尊重。因為天主的話應當提供給各個時代,為此教會以慈母的心腸,設法促使適當而且正確的各種語言之譯本出版,尤其按聖經原文翻譯更好。但願能有機會,並經教會權威者的許可,與分離的弟兄們合作翻譯聖經,供給所有基督徒使用。

天主教神學家的任務
23 降生成人的聖言之淨配,即受了聖神教導的教會,勉勵日益獲得聖經更深的領倍,為不停地用天主的言語,滋養自己的子女,因此,教會合理地提倡對東西方教父以及聖禮儀的研究。公教的注經家,以及其他神學家,當本著合作無間的力量去努力,為在神聖訓導當局的監督之下,藉適當的工具去探討及講解聖經,使如此眾多為天主言語服役的人,能夠把這光照理智、堅固意志、灼熱人心為愛慕天主的聖經食糧,有成效的供給天主的子民應用 (一)。神聖公議會鼓勵研究聖經的教會子弟們,要本著日新的朝氣,全心盡力按照教會的意思,繼續完成幸己開始的工作(二)。

聖經與神學
24 神學以成文的天主聖言及聖傳,為永久的根基,從而得以堅強穩固,常保青春,而在信德的光照之下。去探討一切穩藏在基督奧蹟中的真理。聖經包括天主的話,因為是默感的,真正是天主的話;所以聖經的研究當視作神學的靈魂(三)。同樣,宣講的職務,例如:牧靈的講道、要理教授,以及一切基督化的訓誨,尤其應佔有特別地位的禮儀中的聖經訓釋,也都應從聖經的言語中取得健康的滋養,獲得神聖的生氣。

閱讀聖經的勸語

25 所以所有聖職人員,特別是基督的司鐸們,以及其他正式為聖言服務者,如執事、傳道員,務必致力於動讀聖經,及精細研究,以免他們中有人原來應把天主的言語,龐大的財富,尤其在聖禮儀中,同託付給自己的信友分享,而竟變成「外表是天主聖言空洞的宣講者,內裡卻不是天主聖言的傾聽者」(四)。神聖的公議會也同樣懇切並特地勸告所有基督信徒,特別是修會的會士們,要藉多讀聖經,去學習「耶穌基督高超的知識」(斐:三,8)。「原來不認識聖經,即不認識基督」(五)所以要藉充滿天主語言的神聖禮儀,或藉熱心閱讀,或藉專設的訓練班,以及其他受教會司牧批准及督導的,而在我們現代到處盛行的可嘉方法,欣然去接近聖經。要記住!祈禱當伴隨著聖經閱讀,為形成天主與人之間的交談,因為「當我們祈禱時,我們向祂說話;當我們閱讀天主聖言時,我們聽祂講話」(六)。
「寄託宗徒道理的主教們」(七)有責任設備必需而準確的,且有充足註解的聖經譯本,適宜地訓練託付給自已的信友,讓他們正確地使用聖經,尤其是新約,而最主要的是福音:務使教會的子女,穩妥而有益地與聖經接觸,並受其精神的薰陶。
此外,宜編寫適合非基督徒之情況,備有適宜註解的聖經讀本,給非基督徒使用。人靈的司牧或各界的教友,當用各種方法,明智地設法予以散發。

結語
26 這樣,藉聖經的閱讀及研究,「天主的言語得以飛奔而受榮」(得後:三,1),託付給教會的啟示寶藏,日益充沛人心。就像因經常參與聖體奧蹟,教會的生活得以增長,同樣。也由於加倍仰慕「永遠常存」的天主聖言(依:四十,8:參閱伯前:一,23-25),精神生活必可獲得新的鼓舞。

教 宗 公 佈 令
本法令內所載全部與各節,均為神聖公會議教長們所讚同。我們以基督所賦予的宗座權力,偕同可敬的教長們,在聖神內,予以批准、審訂、制定,並為天主的光榮,特將會議所
規定者,明令公佈。

公教會主教 保祿
一九六五年九月十八日於羅馬聖伯鐸大殿
(以下為教長們的簽署)


回首頁聯絡我們